《人民日报》海外版:专访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孟凡超

发布时间:2019-04-1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
  
  通车后的港珠澳大桥,成为伶仃洋上一道优美的风景线。人工岛、中国结、风帆塔、海豚塔靓丽夺目。这个显著的地标性建筑群,不仅充分彰显建筑之美和艺术之美,更是构建粤港澳大湾区“一小时生活圈”关键一环。
  2018年10月通车,至今已近半年。当我们站立桥头,看着车来车往,一边畅想着大湾区的美好未来,一边感叹这项被外媒称为“新世界七大奇迹”的工程时,也别忘了它的缔造者——孟凡超们长达十几年的耕耘与浇筑。
  作为我国桥梁建设史上技术最复杂、环保要求最高、建设标准最高的“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是总设计师孟凡超心目中“力与美”的化身。但并不满足的他,豪气十足地对记者说,“设计港珠澳大桥对于我的职业生涯来讲,是事业的高峰,但不是顶峰”。
“为的就是这一天”
  大学毕业后,纵横桥隧领域30余年,孟凡超先后主持或参加设计20多座国家级特大型桥梁工程。说出来,都是一些如雷贯耳的名字:黄石长江公路大桥,南京长江二桥、三桥,杭州湾跨海大桥,西堠门大桥……但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2018年10月24日,历经6年前期设计、9年建设,全长55公里,集桥、岛、隧于一体的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随着港珠澳大桥通车,由香港至珠海、澳门的车程,从3个多小时缩短至45分钟左右。
  亮眼成绩的背后,凝结着孟凡超及其团队的智慧与汗水。早在2004年初,孟凡超就带领团队开展大桥可行性研究。他告诉记者,由于港珠澳大桥跨越伶仃洋并连接粤港澳三地,是一座跨越“一国两制”区域的世界超级跨海交通通道,前期研究本身就是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
  勇者知难而上。孟凡超退休前有许多名号——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连线老虎机手机现金版副总工程师,手机版大发888下载公路规划设计院有限连线老虎机手机现金版副总经理,但最响亮的名号就是一个:“桥痴”。
  身边同事说他平时是“工作狂”,出差每到一处先看桥,生活中好像只剩下桥了。到了港珠澳大桥施工图设计期,任务重时间紧,孟凡超曾连续3个月带领团队起早贪黑赶工。积劳成疾的他住院接受手术,回京短暂休养期间仍遥控现场设计,没过多久又奔赴一线投入工作。
  跟记者谈起来,港珠澳大桥每一项规划设计的细节与创新,孟凡超都如数家珍。对于大桥的开通,他说,“一辈子干这个,为的就是这一天”。
“中国迈入强国行列”
  改革开放推动中国桥梁技术快速发展,大跨度复杂结构桥梁的设计和建设有了长足进步。虽然早已确立桥梁大国形象,但港珠澳大桥的复杂性和技术难点之多都是空前的。这是一个曾经被外国专家断言“中国人无法做到”的工程。
  面对挑战和现实困难,在孟凡超带领下,港珠澳大桥设计团队提出了“大型化、工厂化、标准化、装配化”的创新建设理念。不同于其他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如“搭积木”一般拼装成型。
  有了这个开创性的思路,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用不到10年的时间就建成通车,同时创造了454项专利,并在海中人工岛快速成岛、沉管管节工厂化制造、海上长桥装配化施工、120年耐久性保障、环保型施工、新材料开发及应用和大型施工设备研发七大领域实现了关键技术突破。这就是“超级工程”背后的“超级创新”。
  或许,只有像孟凡超这样的亲历者,才懂得“超级创新”背后的突破、艰辛与荣耀,珍惜关键技术握在自己手里的意义。在孟凡超看来,港珠澳大桥的成功建成,“标志着中国迈入世界跨海交通通道建设的强国行列”。
  2018年,16级超强台风“山竹”席卷广东沿海,刚刚建成的港珠澳大桥经受住考验,一切正常。
  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东人工岛接见了孟凡超等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者代表。习总书记强调:港珠澳大桥的建设创下多项世界之最,非常了不起,体现了一个国家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奋斗精神,体现了我国综合国力、自主创新能力,体现了勇创世界一流的民族志气。
  字字句句说到了打造这一“国之重器”的孟凡超心坎里。
“能为国家做更多贡献”
  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有三座通航孔桥、七座桥塔。九洲航道桥“风帆”双塔、青州航道桥“中国结”桥塔、江海直达船航道桥的“海豚”塔尤其引人瞩目。
  “不仅要建一座能跑车的大桥,还要建成一处重要的人文景观。将建筑结构与景观艺术融为一体,这是设计的最高境界。”孟凡超说,港珠澳大桥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地标,大桥第一高塔青州航道桥是港珠澳大桥的主要标志之一。“我在设计中用‘中国结’的文化符号,寓意三地共创粤港澳大湾区美好未来。”
  孟凡超将港珠澳大桥的通车运营,形容为亲手养大的孩子走向社会为国家服务。如今,港珠澳大桥迎来送往,见证着粤港澳三地日益紧密的融合发展。圆满完成使命的孟凡超,也将踏上造桥事业的新征途。
  孟凡超对记者说,桥梁高质量发展技术与理念的推动工作,将是他接下来主攻的方向。今年刚刚退休的他告诉记者,年满六十不应成为职业生涯的终点,希望自己“能为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
  “我们这代人都想为国家做点事,想立功,可是也要赶得上时代。”孟凡超认为,并不是所有人的职业生涯都能够有这样的际遇。
  如今,除了桥梁高质量发展技术与理念的推动工作,孟凡超还关注并渴望实现的梦想有哪些?他告诉记者:“希望琼州海峡、渤海海峡,乃至台湾海峡的跨海通道建设早日提上日程。”
  看来,作为“桥痴”,他的造桥梦是永不止息的。